母亲给自己取了一个很敷衍的名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_育儿万事通

  发表于

有一次自习,看见前面的女生长得很漂亮,那天她穿了一件粉色的吊带,下面穿的是牛仔裙,白白的皮肤,傍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我整个人都沉醉了。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那天她的形象就刻在我的脑子里了。

某次大课发现该名女生正坐在教室的第一排,然后捅捅同桌问“你知道那个谁谁叫什么吗?”

此时老师说要课堂小考,大家都开始看卷子,我心有不甘的继续追问同桌,同桌说“全划零”。

然后我就把考试卷都划了零。

下课后继续追问同桌,同桌说我不告诉你了吗?叫“全化零

我……(凌乱在风中)

后来女生成为了我女朋友,我问她为啥起这个名字?

她崩溃的说“本来我妈给我起的是全花玲,取义如花一样美丽,聪明伶俐,结果换户口页的时候,我就变成了全化零”这就是命啊……

我泪奔……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才刚刚会走,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后来我有个一个妹妹,那时我刚刚有了记忆,妈妈抱着妹妹给我擦屁股。有了妹妹没多久,我家的房子就被扒了,我依稀记得那一天,我的老奶奶坐在门口那棵大树下哭泣,我的爷爷和奶奶被几个人拦着,而我家房子那有几个人在挥舞着大锤砸着窗户……

后来我家没了,我们搬到了镇上一个大院子里,开始住在了这里,院子里好几户人家,共用一根水管,共用一个厕所,大家都吃食堂,喝开水去锅炉房打。再后来我爸在大院角落搭了几块板子,做了个小厨房。如果不是我放鞭炮给点着的话,或许还能多用几天。

院子里的孩子都喊我风哥,大人们喊我小峰!

我们每天跑来跑去,有时候会到东院捉迷藏,有时候会到西院捡棉花(经常有人带棉花来除种子,飘出来的我们捡),有时候去北院找收破烂的老爷爷讲故事,有时候去南院找售货员哥哥打小霸王游戏……如果不是小哥哥调走的话,说不定我现在也能成为游戏主播。

大人还是喊我小峰,小伙伴们还是喊我风哥!

每到农忙的时候,大院里堆满了镰刀,扫把,锄头,还有化肥,棉花,玉米和小麦种子等等,如果不是被大人发现我们在用化肥泡种子的话,说不定不会赶我们去西院玩。

西院可以抓蜗牛,可以抓知了,可以摘花朵,还可以玩泥巴,有些地上有洞,把水灌进去,有土蜂出来,非常神奇。后来有个小伙伴被蛰了后,大人就不让我们再往小洞里灌水了。

再后来,我们发现了新大陆,有一个门,门缝比较大,我们可以钻进去,里面好多东西,还有小画书,我们会偷拿几本出来看!

后来有一天,来了几个人,跟我爸说了几句话,我爸问我拿了几本书,再然后就不知道了……

我爸一开始是在前面卖农药,从那之后他就不卖农药了,开始在北院卖木材和化肥……

小伙伴们还是喊我风哥,大人还是喊我小峰。

再后来我就去读书了,我们没读过育红班,或许也读过,可惜我已经记不得了……

第一天上小学一年级时,老师在上面喊名字,挺神奇的,同桌小鹏鹏竟然叫杨喜鹏,隔壁狗蛋竟然叫杨喜德,后面二黑竟然叫杨晓军,类似的情况很多,挺有意思!

后来老师念了一个人名字,竟然无人回答,她念的是“杨角风”。

我还在笑,谁这么傻,咋不叫羊癫疯呢?

后来老师老是盯着我,我看了看衣服,没穿反,于是挺直了腰板。

老师又喊了一声“杨角风”!

我还是纳闷,这是谁呢?

老师最终把犀利的眼光看向我:“叫你呢!”

我都蒙了,我不是叫杨晓峰吗?

尤其是二黑,他都笑得弯下了腰……

再后来,听说爸爸去了派出所……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当年办户口的时候,不知道登记人是否扒过我家房子,还是故意耳背,还是我爸的普通话说的不好,为什么硬是把杨晓峰登记成了杨角风!

你说,咱往哪说理去?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