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手术时,全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_育儿万事通

  发表于

谢谢邀请!作为一名麻醉医生,下面我就以一例全麻手术过程来回答这个问题!

该病人诊断甲状腺肿瘤,在气管插管下行甲状腺肿瘤切除术。术前先是导尿,备皮,所以碰到异性护士千万不要害羞,因为这都是医务人员的工作范围。

来到手术室,输液,心电监护,吸氧先给你装上。你会看到麻醉医生在抽药,而且还是很多只针。

准备好后,我先推点咪达唑仑后,你就开始觉得头晕晕,不过此时你的神志还是清醒的。接着有个呼吸面罩扣在你脸上,随后感觉面罩有气体冲入自己嘴巴和鼻内,此时,麻醉医生已经开始推肌松葯和丙泊酚了,你很快就会没有意识,没有知觉,没有呼吸,面罩里的气体就是给你辅助通气,提高血氧饱和度。

至于插管,术中手术你完全不知道,知道手术结束,开始复苏。

麻醉医生会拍打你的肩膀,呼喊你的名字。你会慢慢苏醒,当此时的你,就好像第二天醒来感冒了一样,头晕晕,很疲惫,浑身乏力感。特别是喉咙非常不舒服,因为有根气管导管插在喉咙里。麻醉医生会叫你用力呼吸,在确保呼吸恢复后,把导管拔出来,用吸痰管往你嘴里吸痰。

术后返回病房,你还是很困,会继续睡觉。待药物代谢完毕,就会慢慢清醒!

全麻的感觉就是躺在手术的床上,有人叫过你的名字,一个呼吸罩就扣了上来。瞅了一眼,感觉里面有些烟雾似的。心理还寻思,这是不是就是麻醉开始了?第一次吸入时马上就迷糊了还在想这个问题,等开始第二吸入的时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手术结束后隐隐约约记得一帮大夫护士用床单兜着把自己挪在了能推的床车上。只记得在观察室抬头左右看了看,身边有个大夫还不让抬头,说抬头后来会头疼。清醒的时候插着尿管都没感觉到,用手摸才知道。约莫有两个多小时才回到病房,怎么进的屋也不知道。只是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你身边忙活。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来看望的同乡说说话。后来感觉舌头都是麻的。又睡了很长时间的觉才清醒过来。

后来自己能溜达了,在大厅的电脑上看自己的账单子,一项项的看。突然发现上面还有气管软管,喉管,什么气管插入术。这是什么情况?在手机上搜一搜。原来全麻不是简单的睡一觉。还得抬高你的脖子掰开嘴,用气管镜往里面插入气管软管,在再用呼吸机铺助呼吸。卧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经历过这么些的环节呢。自己的感觉就是睡了一觉,梦都没做一个。

我来回答问题在九月七号是我一生当中最难忘的事情就是做甲状腺癌全切手术,早晨十点就把我用车推到手术室,进了门让我躺在手术床上,一个小护士说,阿姨咋们吸点氧啊,一个好象是氧气罩子扣到我鼻子👃上让我吸一口,我就吸了一口,结果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做完手术小护士拍了拍我的脑门子说醒醒啊,我醒来问手术做了吗?小护士说做完了。

我生女儿时,剖腹产,用了全麻。当时医院并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上了手术台,我才知道。

医生说,剖腹产手术过程中,我会呕吐,所以术前12小时内不许吃东西。

躺在手术台上,有人固定了我的手腕和脚腕,防止我乱动。然后在腰椎的位置打了一针,应该是麻醉针。

几分钟后,我感觉一个东西在我腹部划了长长的一道,心想应该是手术刀吧,心里有点害怕。

这时医生问我:有感觉吗?疼吗?

我的体质对麻药不太敏感,我还是能感觉到一点疼。我怕我如果说不疼,接下来他们开始更大的动作,我会忍受不了,所以我告诉他们说疼。

他们几个人低声商量了几句,后来我猜测,他们应该是在商量给我用全麻。

又过了大约十来分钟,在我彻底失去意识前,我似乎开始干呕,迷迷糊糊中好像很不舒服,拼命地左右摇头。

然后,我开始做了一个美丽的“梦”。梦中,我穿着一条闪光的淡黄色的长长的纱裙,从一个像是教堂的高大的建筑物里飞出来,飞在天上。长裙随风飘曳,我开心地挥舞着手臂,在空中飞啊飞,越飞越高……。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病房的床上了。我能听到我老公、我婆婆、我爸爸(我妈妈去世了)和我妹妹在旁边说话。

爸爸说:这么久了,怎么还不醒,去找医生问问吧。妹妹答应了一声,走出去了。

我想告诉他们我醒了,却发不出声音。试着抬抬手,也动不了。我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终于清醒过来,能说话能活动手脚了。婆婆把女儿抱给我看,皱巴巴的一个,我心想怎么这么丑(如今已经成了一名漂亮的空姐了)。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全麻的感受,我觉得麻醉过程中做的那个梦相当美妙。以至于后来这么多年,我经常做梦梦到自己在天上飞。

不知道现在的全麻是不是和我那时一样,不知道别的人全麻有没有梦到在天上飞。

八个字形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手术全麻一点感觉也没有的!

我2019年12月13日,在某三甲医院进行恶性淋巴结清扫术,这个手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大手术!

术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就吓得不轻,首先医生谈话,告诉我病情的严重性,以及术中有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术后的一些并发症、后遗症!(其中包括口歪,耳朵麻木失去知觉,)一切了解清楚了,就是一张张需要签字的纸,签字的时候手总是莫名的抖,让我想起了杨白劳签的卖身契。哎,无奈,很多时候病人都是被吓死的!

风险书签好了,接下来就是术前准备,第一天晚上开始禁食禁水,护士给了两瓶营养液,分别是6点,10点喝下去!就这样肚子里灌了两瓶水,忐忑的熬到天亮!

一大早,病人们早早的醒来洗漱,那个护工7点就叫我换手术服,说马上要进手术室了!换上那白色的衣服,上衣反穿,下身直接穿裤子!然后躺在床上,护工用被子往我脸上一盖,就被推往手术楼。手术室那是层层关卡,我推到手术楼层,被抬下来换了张床,这次,我被推到里面去了。

里面的景象着实吓我一跳,一排排病人躺在床上,等待着进手术室!里面有护士核对姓名等身份信息,做好最后的登记。这些工作都做好了,那就真的得进手术室了。到了手术间门口,还得换一次床,这次就直接进去了手术间无影灯贼亮,我躺着一动不敢动,医生给我挂上盐水,让我吸氧,我吸了两口就没有知觉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6.5小时之后。我躺在病床上,尿管,氧气管,输液管,心电监护仪,颈部引流管,镇痛泵,身上满满的全是管子,而我就赤裸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哎,想想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尊心稀碎!

全麻术后,整个人虚弱了好几天!现在想来真是不容易啊!

这个,我有发言权。

因为,我三年两次手术,到现在也是术后恢复中,玩头条也是因为干不了什么活的原因。

前年,尿道结石,太大了,超声碎石也不管用了,没办法,手术吧,在日照市中医院做的手术,到了那天,开始打麻药了,麻醉师告诉我,要侧着身体,把腰弯成基围虾的形状,然后,最疼通的时候来了!把一个又大又粗的针头,直接扎到我的脊椎上!然后往里推药,推一下,就感觉皮肉和脊椎被分离的感觉,那感觉,太疼了!超级刺激!问题是还推了十来下才推完。好吧!谁让自己不争气,我忍!

不一会,就麻了,局部麻醉,下半身就像全部都肿了一样,肿得很大,感觉大腿粗了一倍,还伴有无数根银针不断的扎进身上的肉里那种感觉。又麻又肿又点点的疼,很酸爽。

今年做手术就好多了。全身麻醉,使用输液器滴流的,滴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醒了手术也做完了。是大夫一个大嘴巴子把我打醒的,那时候,也没啥大感觉了,麻药劲也快过了。回到病房,使用了止疼泵,没那么遭罪。

我来回答这个问题:18年3月14日去三亚旅游,15日下午跟朋友在万科度假村小区散步,一没留神,脚就踩在台阶的边缘,这一跤把我的右侧股骨颈摔骨折了,躺了半个小时,越来越不敢动,之后叫120急救去了三亚农垦医院,之后大夫告知得尽快手术,没办法给在北京的儿子打电话,叙述病情,儿子16日上午到达我处,之后的几天腿痛的不敢动,也没心思想别的,给我安排19号上午手术,几天吃不下,睡不着,上火,根本没想手术是啥样子,大约19号8点多钟大夫来了,让家人把我推到手术室,因为我从来不知道手术室啥样,我就挺细心的观察一下,进第一道门给我身上盖个厚一点的被子,估计是走廊;走一段路程,又给我换一个薄的被子,再走一小会儿就到了真正的手术室,刚一进去一位女护士就要给我换床,那2个床一边高,我告诉她把床靠住,我自己能蹭过去,就这样我就到了那张手术床,护士很麻利从我的左侧胳膊位置拉出一挡板,让我把胳膊放上,然后告诉我给你打一瓶点滴,不要动,我很听话,听从护士的安排,针打上了,我大脑里一点😄没想到一会儿会把我的右侧大腿打开,这时我环顾四周,发现棚上面好像有落地的白布帘,也看不出手术室是方的还是圆的,只记得右侧好像有个电脑仪器,还有人给我量血压,这一系列过程很快,我没时间害怕😨,我也没害怕😨,同时还感觉躺在那儿特别的平静,也特别的舒服,心想,那瓶点滴一定是有镇静腰吧,貌似没有多长时间,或是迷糊一会儿,我感觉嘴上不舒服,我不自觉的就用右手去摘嘴上的是氧气罩还是用于麻醉罩,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在摘下它时说:我戴这个玩意不得劲,我嗓子里面好像有痰,话音未落,我就没有知觉了,手术完毕,应该都把我推到手术室的走廊了,不知过了多时,大夫敲敲我的右腿,我醒了,这时听那个大夫说:家属可以进来了,大门瞬时就开了,儿子,儿媳,前夫就在门外,门一开,走在最前面的是前夫,儿子儿媳紧随其后,然后家人就把我推入病房,

哎!通过这次有病手术,俺感觉,人要是得了不治之症,就打上那么一针,安静,舒服的死去挺好的!哎😣!也是这一跤,把俺的后半生给毁了!

我做的不算手术,是胃镜+肠镜,做的无痛的,是全麻。

做之前超级紧张,一直问护士,是不是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护士很肯定的说是。进房间之前就打上吊瓶了,躺下之后,麻醉师在我的输液管上打针,一边跟我说手会有点疼,一瞬间整个胳膊又疼又麻,我在想,真的疼呀,还没想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真的一点过度都没有,一下就没有意识了。

醒来的时候先是像睡觉做梦的感觉,稍微有点意识,接着就睁开眼睛了,头特别晕,在床上躺了好一会,起来还走不了直线,单纯的头晕没有别的难受的感觉。

整个过程真的一点意识也没有,一直怀疑医生有没有给我做。

怎么也不知道,但是醒起来感觉喉咙痛,两天不能吃东西、喝水,只能输营养液。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谢邀。我两年前我牙疼,到镇上的医院给医生看,医生说你的牙根都快没有了,那拔掉吧。医生开了一小瓶的麻醉剂,打到牙龈里开始没什么感觉,过了一分钟慢慢像只小蚂蚁爬到了皮肤上面一样,用手摸了我的半张脸以没有了感觉,这是我第一次麻醉的体验。全身麻醉,应该你会睡着,但是还能听到医生在说话。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